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admin缩小放大

2022-6-2 14:14

文蔚:好古敏求乐画道


5月22日,“好古乐道——文蔚书画艺术展”于在富春江畔的富春山居度假村盛大开幕。由故宫学院中国画研究院主办,富春山居度假村承办的此次画展,是画家文蔚继“文心蔚然”、“承平致远”两大系列艺术展之后,在2022年新近推出的个人艺术大展。本次展览共呈现近百幅文蔚创作的书画艺术精品,其中既有最能展现她不凡气度和创作实力的巨幅山水,又有富于现代气息、抒发女性情怀的仕女画作,还有能够体现其深厚才学和传统艺术功底的书法佳作,可谓墨彩万般,美不胜收。


文蔚现为故宫学院中国画研究院秘书长,南开大学、天津大学兼职教授。经由多年耕耘,她在秉承中国画传统的基础上锐意突破,以深厚的国学修养,高度的艺术敏感,找寻到了专属自己的为艺之道,并在写意山水、仕女和书法等方面均取得了较高造诣。著名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在欣赏文蔚书画创作之后,曾特书“好古乐道”四字,以之为对文蔚为艺之道的评定与赞许。


好古敏求修文心

文蔚为艺,由“古”入手,从早期恬淡无欲、以水墨勾描的古典仕女,到如今充满时代人文气息、设色清丽的洵美佳人;从描绘工细的小景山水,到水墨淋漓的大写意巨幅,皆显示出她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入理解,对传统书画笔墨技法、审美格调、文化意境的纯熟把握。而这些,无一离不开她数十年如一日般对“古”的喜好与深研,以及由此而形成的文心慧性。


文蔚与书画艺术的结缘,来自其家族对诗书礼乐的传承。早在孩童时期,文蔚便在父亲的教诲下,诵读经典,执笔丹青。或许是强大的文化基因使然,年幼的她在面对艰涩难懂的古文和日复一日的临摹勾写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厌倦,反而投入了极大的热情与耐心。从那时开始,性格恬淡的文蔚便过上了诗画相伴的生活,蕴集中华文化精髓的诗词歌赋、经世文章、先贤画迹也在不断的研习和体悟下融入心中,成为她不可磨灭的文化底色。文蔚的老师、著名画家崔如琢先生曾在文章中写道:“在我的学生里,乃至当今画坛,没有人能像文蔚那样深入中国传统文化,甚至能够通篇背诵《道德经》、《千字文》、《书谱》这样的文化典籍。”

在国学的滋养下,本就性格简静的文蔚拥有了淡定从容、清雅素朴的文人气质和能够体悟万方、感念至真至性的审美能力。这让她的画作既具有格调高蹈的文人气息,也能紧跟时代抒写当下的风物人情,并在这之中,展现她心灵世界的自由与力量。


笔墨载道任天然

几十年的好古敏求,让文蔚深谙中华文脉正源和中国书画传统,将之投于艺术创作,遂而得偿随心所欲之乐道之感。


文蔚为艺,极擅取用国学经典中的智慧。比如《道德经》中,“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的观点,便被她运用在艺术创作中。在她看来,要想在艺术上“有所为”,需要首先做到“无为”,这里的“无为”并非是不作为,而是以退为进,尽量将那股柔和的力量凝聚心间,要能够先“收回来”,再“打出去”。

《写遍青山万木春》

欣赏文蔚之画,这股“柔和的力量”可谓无处不在,她的山水创作看似浓郁润泽,却通过高远宏阔的构图,浓淡交融的墨色,给人以伟岸永恒的正气之感。她笔下的仕女亦是如此,虽面貌姣好,身形柔美,却经由清澈坚定的目光,富于生命律动的姿态,将女性内在的精神力量抒发得淋漓尽致。

《百尺飞泉翠澗寒》

在文蔚看来,中国画的文化价值和审美价值与中国传统文化一脉相承,其一切技法的形成和运用皆以中国古典哲学中的“道”为内在依据。中国传统画论即有“画道直通宇宙自然之道”的论述。因此,作为中国画创作者必须在深入传统经典的基础上,将哲学之“道”化用为画中之道。惟其如此,方可让中国画具有永恒的生命力。

《层峦千峰翠》

众所周知,中国文化杂糅了儒、释、道三家思想,因此,关于“道”的概念也有着各自不同的解读。比如,道家的老子认为,“道”的最高境界是自然,是为“道法自然”。与之相合,进行中国画创作需要强调“当法自然”、“心师造化”;儒家论“道”,以人道为重,孔子有言“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由此讨论艺术创作,则提出了教化说、中和说、文质说、养气说、立身说等要求;佛家禅宗说“道”,认为“道须通流,何以却滞?心不住法,道即通流。(《六祖坛经》)”,意思是“道”就是得道、得法,或者说是觉悟,要想得到“道”需要不执著于法相,要“心不住法”。以这一思想作画,强调绘画者要超越物象和技法的束缚,追求深层次的意境,也就是佛家所言的“禅境”,是为“画中无禅,惟画通禅。”

《玉山堆雪凌朔风》

考量文蔚的为艺之道,可谓将上述三家之思想融会贯通,已达笔墨载道,物我两化的境界,体现出人格与生命水乳交融的艺术品质。

《新富春山居图》 

在文蔚看来,创作山水画既可以“取法自然”,与天地山川进行交流,也能通过画笔与先贤笔谈心会、论道纸绢。在新近创作的《新富春山居图》中,文蔚便与传世名作《富春山居图》的创作者、“元四家”之一的黄公望进行了一场跨越时空的交流。在此作中,文蔚一方面取法黄公望原作的构图布景、笔法施墨,创作了一幅与《富春山居图》具有同样文化意境的画作。一方面,又通过自己的理解,赋予了“富春山居”新的审美视角和文化内涵。比如,她一改黄公望《富春山居图》中树木的萧散孤峭,在《新富春山居图》画中的江岸上依次描绘了数十颗枝叶繁茂、正值盛期的树木,以前景浓淡交融,湿润葱郁的墨色,与远景青黛色的远山相互呼应,并与中景长披麻皴描绘的通透山峦,形成了一定的视觉对比。这样构图与笔墨设计,既有效延申了观者的视觉空间,又将阴阳互存互生的道家哲学观念融入画中。当为以画论道,深得中华文化之真味。

《峭壁层崖翠色寒》

在新作《峭壁层崖翠色寒》中,文蔚描绘了一幅壮阔的山川景观。画中近景浓墨施染的危崖与中景淡墨绘就的堂堂的大山奇正相合,以具有客观永恒之感的天地之境,给予观者正气浩荡的审美感受。此画作的构图,既有取用北宋山水的印记,又有文蔚写生蜀地名山的影像,将师法自然与师法传统进行了恰当的融合。同时,画中笔墨从容不迫,多有一气呵成之感,可见文蔚在创作时已然成竹在胸,心无所滞,进入了艺术创作时的绝佳状态。

《九万里风鹏正举》

文蔚擅画巨幅大写意山水,这在女性画家中极为少见。继去年引起画坛瞩目的《守得云开见月明》之后,文蔚近期又创作了巨幅画作《九万里风鹏正举》,此作取用李清照之词意,在纵幅画卷上以更为恣肆的笔墨,描绘了风动林间、气荡山巅的豪放之景,在不拘于中国画笔墨成法的基础上,将自然之景进行了艺术升华,从而提升了画作的艺术表现力。绘制巨幅山水,非有大胸襟者不可达成。欣赏这幅《九万里风鹏正举》足可见文蔚内心气象之宏阔,亦足见她对中华文脉正源和中国画传统的深入理解与完美抒写。

《红柿满枝》

与描绘自然天地之景,一任性情的写意山水不同,文蔚在仕女画中将艺术视角转向了世间人情,通过对不同姿态女子的描绘,展现了自己对生命的体验与赞美。在新作《红柿满枝》中,一位衣着素雅的女子在累累红柿下持书而立,她眉目含笑,神情轻松,似在感受秋实之乐,又像在为心中默念的佳句暗自欣喜。美好的画面,让观者一见倾心,二见留情。在此作中,文蔚一方面通过女子的俏丽身姿和自如神态,展现了当代女性的自信自立。另一方面,又通过对女子表情的准确把握,将美好女性的知书守礼、性情天然,诠释得恰到好处。

《中秋近》

一端是磅礴的大写意山水画,一端是细腻入微的仕女画,游走于中国画两端的文蔚已在自己艺术天地创制了专属个人的艺术语言和创作观念。与此同时,好古乐道的文蔚也以她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理解,在中国画传承与创新的命题上给出了自己的答案,赋予了当代中国画创作新的生命与活力,而她也由此成为倍受画坛期许、承载中国画未来的当代名家之一。

《倚树叹清秋》

《南窗独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业务合作请联系站长